期货界知名操盘手刘增铖被抓 囚禁3个女人做业务

  去年10月,期货界知名操盘手刘增铖操盘的“银闰铖功5号”突然爆仓。今天《羊城晚报》报道称,刘增铖因涉嫌非法拘禁前妻王华被拘。

  据受害者王华爆料,她只是刘增铖同时交往的三个女人之一,去年10月刘增铖操盘的“银闰铖功5号”爆仓时,怀有身孕的她无奈加入刘增铖的操盘团队,与另外两名女子及刘增铖共同住在一处别墅里,帮刘增铖进行期货操盘。这种荒唐且痛苦的日子,使得王华从别墅逃离,但被刘增铖抓回别墅并且还被刘增铖用铁链捆绑在房间里。

  刘增铖是广州期货界的知名操盘手。近日记者从警方获悉,刘增铖因为涉嫌非法拘禁前妻王华(化名)而被拘。而记者获悉,在拘禁前妻的别墅中,还有两名女子。

  当羊城晚报记者近日第一次见到王华的时候,她正和母亲一起,带着警方来到那栋别墅,想找刘增铖。但是此时的刘增铖却并不在别墅内,只有两名女人在别墅中,而这两名女子,就是王华口中所说刘增铖的另外的女人。

  记者看到,此时的王华满脸浮肿,身上还有大面积的血块。她告诉记者,她刚刚从别墅中脱逃,这些伤都是她的前夫刘增铖在这所别墅中囚禁殴打所致。

  王华告诉记者,2010年年末,她和刘增铖相识于一个朋友的聚会。那时候的王华自己本身事业有成,曾经从事服装生意的她,拥有多间房产和商铺,而且外形靓丽自信,是一个充满魅力的女人。而刘增铖当时向王华自我介绍时称自己是一个公务员,但是平时从事期货业务。

  相识之后,刘增铖对王华展开了追求。2012年11月,两人结婚。只是,两人之间的相处方式却与其他夫妻不一样——“周末夫妻”。

  2011年6月,为了支持爱人的事业,王华用自己的资金注册成立了投资公司,刘增铖担任了董事长,王华任总经理及法定代表人。而在内部分工上,刘增铖则主要负责核心操作,而王华则负责公司的对外业务。

  王华告诉记者,其实在公司创立之初,整个公司的维持都是依靠了自己的资金注入,为了筹集资金,她将自己名下的房产和商铺要么出售,要么抵押获得贷款。

  2014年年初,王华怀孕,但是此时的她已经是36岁的年纪,身体状况并不好。可考虑到刘增铖一直想要个孩子,自己还是冒着风险,一边承受巨大的业务压力,一边准备生产。

  此时的王华才从刘增铖口中得知,她并非刘增铖唯一的女人,在“周末夫妻”以外,刘增铖还有两个女人林某和李某,并且林某已经为他生育了两个孩子,一个6岁,一个3岁。而李某此时也已经怀孕,预产期只比王华晚两个月。

  王华告诉记者,刘增铖之所以向她坦白,只是因为当时的操盘压力很大,急需增加人手。在刘增铖看来,只要王华加入团队,必然会知道真相,还不如直接坦白。

  当时,因为操作不顺,许多客户撤资,引起了大规模的资金清盘,王华和刘增铖一起,忙于应付公司、客户和各种合作机构之间的关系。对于这场危机,一些财经类媒体还曾经做出报道,称刘增铖爆仓,遭现货巨头“猎杀”。

  让人不解的是,在知道真相之后,王华却依然选择了留在刘增铖的身边帮助他。对此,王华的解释则是,自己对于刘增铖可以说是托付了一切,金钱、感情,还有肚子中的孩子,这种情况下,自己只能选择放下个人的感受,帮助刘增铖渡过这一关。

  在这种复杂的情感之下,王华不仅继续在事业上帮助刘增铖,甚至与刘增铖离婚,以便让另一个已经怀孕的女人,可以合法的为刘增铖生下孩子。

  王华说,在即将生产的时候,她被带到了别墅中,每天都要从事高强度的期货操盘。即使是生完孩子之后,还没有坐完月子,她就又被带回到别墅,继续操盘。

  王华还告诉记者,刘增铖在工作过程中非常暴躁,只要她们做错一点,就会被怒吼和咆哮,而且还经常遭到恶劣的辱骂。

  在接触中,王华了解到,林某已经与刘增铖在一起20多年,一直是同居关系,而李某则已经与刘增铖在一起九年。在此前,刘增铖还有过一个原配妻子,后来离婚了。

  “那段时间里,要购买日用品,都是四个人一起出门,同出同进,我想去和朋友们见面,都被刘增铖拒绝。”在此期间,王华一再想要离开,可是刘不仅暴怒,甚至还发出了死亡威胁,只是在林某和李某的阻止之下,才得以平息。

  5月2日,王华终于逃离了那栋让她深深恐惧的别墅,并且不敢待在广州,和母亲一起前往外地,差不多一个月都没有回到广州。可是,王华的行踪却被刘增铖所掌握。刘增铖甚至知道她乘坐了哪些航班,到了哪些城市,住在哪些酒店。

  5月28日,王华和母亲回到广州,想将自己的汽车变卖。在南洲路的二手车市场,刘增铖却突然出现,将王华抓回从化的别墅。“我们根本不知道他是怎么能够精确地知道我们在南洲路的。”王华说。

  被抓回别墅的王华,少不得要挨打,并且还被刘增铖用铁链捆绑在房间里。“他把我绑起来进行毒打,绑了两天之后,他给我松绑了,以为自己已经做通了我的工作,以为我会愿意和他继续留在他的身边。”王华说。

  为了救出女儿,王华的母亲也曾经报警。但是王华母亲告诉记者,警方在到达别墅之后,虽然也来到了楼上,但是却阴差阳错地没有进入王华被关押的房间,否则警察肯定能够看到被捆绑的女儿。

  最后,将女儿救出的,还是王华母亲偶尔认识的一群年轻人。在听说了王华母亲的遭遇之后,这群年轻人就和王华母亲一起来到别墅,将大门打烂之后,冲入别墅救人。

  王华母亲向记者描述说,当他们冲入别墅的时候,女儿正要跳楼脱逃,而刘增铖却拿着刀,夹住她的女儿说:“你问你女儿是跟你还是跟我。”

  救女心切的王华母亲顾不得那么多,冲上去将女儿从刘增铖手里抢出抱住。被母亲救出的王华继续向警方求助。羊城晚报记者获悉,刘增铖已被警方抓获。

  近日记者来到了位于从化城郊镇横江坑口光辉村十社的这栋别墅进行实地探访。这栋别墅位于一条双车道公路的边上,三层结构,紧邻着农田。

  但是当记者来到别墅时,大门紧闭,而窗户的窗帘也都被拉上,只有看门狗的吠叫声显示这里曾经有人居住。在屋外,记者发现了有很多被烧毁的报刊,从残片中可以看出,其中的文章多为介绍刘增铖的内容。此外,还有不少婴儿奶粉罐、尿片等。

  附近的村民则告诉记者,就在记者探访的两天前,别墅的两名女子已经将屋内的物品打包搬走,据说是去了清远。但是这两名女子的情况,村民们都表示并不清楚。

  刘增铖究竟是何人?记者查阅资料后发现,在广州期货界,他是比较知名的操盘手。据介绍,是广州市期货理财专家、中国期货行业顶级操盘手,曾经是国家公务员、中共中央党校法律系本科专业毕业。

  根据网上资料的介绍,在1992年至2010年间,刘增铖横跨证券、期货市场,形成了一套成熟的投资理念和交易模式。在2006年至2010年间,他连续五年参加全国期货实盘交易大赛,均获得了前十名。2010年更是以689%的巨幅收益,把“趋势投资杯”全国亚军、“混合投资奖”全国季军两项大奖收入囊中。

  2014年10月23日,城头变幻大王旗。当刘增铖的博客首页还停留在2013年度中国私募基金最高殊荣——“总冠军”奖牌的展示页时,转折却悄然来临:银闰铖功5号10月23日因为投资标的价格波动引发净值从前一天的0.8元/份跌至0.647元,当日跌幅达到23.16%,同时也跌破预警线元,故而触发清盘诉求。

  10月23日之前,刘增铖大部分基金产品的净值都在0.8~0.9之间,他需要一个极佳的行情来完成反转。刘认为最近外盘原油大跌,国内前期化工产品大部分都跌幅可观,只有PVC期货跌幅较小,便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押在了PVC期货的补跌上。

  23日开盘PVC期货主力1501合约很像要跌停的样子,刘便加仓做空1501合约,PVC期货1501合约顺势跌停。

  刘增铖的预想是在第二天顺势获利平仓,但令其没有想到的是,当天跌停后不久,1501合约便涌现出不可小觑的多头力量,该合约在跌停板停留几分钟后开始大幅反弹,并触及其止损位。刘增铖决策平仓,但是因为合约流动性较弱,并未如他所愿平仓,导致其基金产品净值随行情波动跌幅较大。

  发人深省的是,PVC期货是一个并不活跃的品种,大部分时间成交量不足万手,持仓不超过3万手。这样一个弱流动性品种,为什么会葬送刘增铖的绝地反击之梦?其背后的终结者到底是谁呢?

  “不要小看不活跃的品种,PVC期货虽然不活跃,但是自2009年5月25日上市,长时间以来沉淀了许多现货企业。他们对市场有着敏锐的判断,而且有着套保、套利的需求,随时闻风而动。而且,刘增铖看空PVC期货的逻辑本身就有漏洞,这让现货商捕捉到了市场纠偏的机会。”一位知情人士王先生向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

  王先生表示,多头以国内一家塑化贸易领域内的龙头企业为主,还有其他5~6家现货商或私募机构跟踪这一市场。“这些现货企业和私募有丰富的期货交易经验,他们认为当前PVC期货已经相对现货贴水,而且23日当天跌停后的基差十分罕见,原油期货下跌并不支持PVC期货如此大跌。”

  据王先生透露,23日5型电石料华东市场自提报价在5990~6060元/吨,华南主流在6070~6100元/吨自提,当时期货已经贴水,而当日跌停价为5350元/吨,基差(现货-期货)高达600元/吨以上。

  “一位日常与我们沟通较多的现货商认为,这么大的基差是罕见且不合理的,于是给我们打电话,说出现做多机会,我们分析后认可他的逻辑,就在当天做了一把多。事实证明现货商的逻辑是对的,大家也都没想到刘增铖在做空,事后才知道。”一位参与做多的私募人士表示。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