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目标基金经理们怕什么?

  首批14只养老目标基金或延迟开售。界面新闻从业内获悉,此事主要跟养老目标基金销售的“适当性”有关。

  据了解,由于监管明确基金管理人应当对养老目标基金编写专门的风险揭示书,要求投资人以书面或电子形式签名确认其了解产品特征,目前业内仍在摸索怎么签订不同版本的风险揭示书。

  此外,上限FOF模块、调整系统也成为近期基金公司的主要工作。深圳一家获批基金公司人士告诉界面新闻,不算延迟开售,属于正常排期。系统升级还需要一些时间,快的话两周可以完成。

  华南一家基金公司内部人士认为,考虑到目前的市场环境,养老目标基金的发行并不那么“急迫”。这也再次印证了基金圈的那句老话“好发不好做,好做不好发”。

  此次养老目标基金在2800点下获批,发行环境之艰难自不必说。投资者更关心的是,未来会好做吗?能赚钱吗?养老目标基金可能遇到什么问题?我们来听听各位养老投资团队核心人员怎么说。

  “养老目标基金如果被理解成不会亏就完蛋了。”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养老投资团队参与者坦言压力很大,他同时也是一名基金经理。“有点害怕,做不好会被撤。”

  他说起首批FOF的“杯具”。养老目标基金将以FOF形式运作,而关于首批FOF的舆论整体偏向负面,开了一个不算好的头。“囤货币基金的FOF被大量赎回,权益高了的基金经理都离职了。”

  舆论给基金经理们带来了一些压力,但他们并不认可舆论观点。在上海一家已获批公司的拟任基金经理眼里,投资是盈亏同源的游戏,如果想要有向上的想象空间,那暂时性的浮亏都是符合逻辑的。“这涉及到评价标准问题,如果是以银行理财或者货币基金作为业绩基准的话,它们是不理想的。但如果是从权益类的维度来看,目前的微亏可控状态恰恰体现了FOF的资产配置性。拉长时间来看,随着市场的反弹,不一定会很差。”

  但选择赎回的投资者们显然没有了等待的耐心。业内的共识是,之所以出现“基金赚钱而基民不赚钱”的现象,主要原因系投资者快进快出、追涨杀跌的交易行为。

  为了改善短线交易带来的问题,养老目标基金设计了一年到五年不等的滚动封闭运作期。也就是说,投资者对养老目标基金的最短持有时间至少是一年。不过,一些受访基金经理认为,虽然它比一般的基金持有期长一些,但仍然无法从根本上解决持有期限偏短的问题。

  持有人的期限偏短,可能造成养老目标基金管理者不得不“长钱短投”。鹏华基金资产配置与基金投资部的FOF投资副总监焦文龙认为,这是养老目标基金面临的最大风险。“我们一直诟病说因为这个资金性质短,所以要非常关注短期的波动。但正是因为我们的行为造成了短期波动更加剧烈,然后走向一个死局,就是所有人其实在短期波动,你根本不挣钱。”

  焦文龙说,养老资金具有长期性,必须基于长期的视角,保持稳定的配置。如果又一次陷入各种排名,舆论压力、内部压力下,基金经理可能为了短期搏出位而偏离长期目的,造成交易磨损,甚至损害长期利益。“就像本来运动会是希望大家都能多运动,保持健康身体,但是为了成为第一名,大家服用兴奋剂,把正常人练成残疾人。养老运作如何能不忘初心、保持初衷,是对社会、基金公司、基金经理和投资人的共同考验。”

  一家大型基金公司资产配置部负责人认为,做好养老目标基金最重要的是降低收益预期。养老目标基金的波动性应该比同类基金相对更小,能够稳健地运行,远比收益更重要。他举例,如果是以“稳健”为目标的养老目标风险基金,那么参照物应该是债券基金,当然收益的想象空间要比债基更大一些。

  一是踩雷风险。FOF的运作形式可以说是“优中选优”,如果FOF踩雷,对管理者来说将承受更大压力。根据监管规定,单只基金投资比例的上限是20%。如果FOF顶格配置的情况下踩到雷,对FOF的影响不会小。尤其对于一些定位于偏低风险的养老目标基金来说,净值影响会更大。

  二是流动性管理。虽然FOF比底层基金的流动性管理更简单,但还是会在某些时点面临冲击。“未来如果机构投资者越来越多,对单只基金影响越来越大,基金发生大额申赎时影响到净值,会变相对FOF投资者造成损失。”该负责人表示,目前法规的约束相对宽松,需要FOF管理人做好尽调工作。

  一位险资背景的基金经理则表达了对相关税收优惠政策不确定性的担心。美国的401K计划先有减税政策,再有目标日期基金。而我国则是先有目标日期基金,减税政策只是在计划中。“政策没有落定之前,谁都不好说。”

  广发稳健养老目标FOF的拟任基金经理陆靖昶认为,在FOF投资方面,目前国内基金主要覆盖国内权益、固收、货币、少量商品,海外权益和债券相对偏少。此外,国内没有抗通胀类的标的、商品类的基金也偏少,因此在配置策略上相比海外略有短板。他同时强调,“但是我们可以通过多策略的管理方法来克服。”

  市场行情低迷,政策尚未落地,可以想见养老目标基金的发行并不会太容易。前述资产配置部负责人告诉界面新闻,“讲真心话,我并不希望这类基金发行规模很高,因为其实这是投资者对基金再认知的过程。大家对基金的认知还停留在要迅速赚钱上,这种类股票的投资逻辑如果不改变的话,那养老托付的体验也不会很好。”

  该负责人表示,养老目标基金需要多方长期共同努力,靠投资者教育工作的普及深入、也靠产品的盈利体验。“盈利体验方面,我们希望尽可能每一个阶段做到正收益。”

  据其介绍,目前对养老目标基金的公司内部考核还没有定,对于这类产品应该有特殊的考核要求。接受界面新闻采访的最后,他要求匿名,“干我们这行,人怕出名猪怕壮,最后还是要靠业绩说话。”

F